从渣渣辉到谢霆锋,贪玩蓝月的传奇套路揭秘网游头条

2020-01-11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编辑:680GM
在不在目标用户群体范围内,是影响个体形成观点的重要因素。 先问是不是,再问为什么,这是知乎的一位网友在《贪玩蓝月》相关问题栏的回答。 对很多年轻朋友来说,关注或了解《

 

在不在目标用户群体范围内,是影响个体形成观点的重要因素。

“先问是不是,再问为什么”,这是知乎的一位网友在《贪玩蓝月》相关问题栏的回答。

对很多年轻朋友来说,关注或了解《贪玩蓝月》更多的还是来自那句“大家好,我系渣渣辉,是兄弟就来啃我。”至于游戏本身到底好不好玩,有没有那么多人玩并不重要。

而就在不久前,贪玩游戏在官方微博上正式宣布2020年《贪玩蓝月》全新代言人——谢霆锋。这也是贪玩继邀请张家辉、古天乐、陈小春等明星代言后又一次品牌拓展。

贪玩游戏为何会对明星代言如此执着?《贪玩蓝月》又是一款怎样的游戏?在被新一轮的广告彻底洗脑之前,我们有必要弄清楚这两个问题。

《传奇》衍生新印记

作为贪玩游戏平台代理游戏之一,《贪玩蓝月》源自恺英网络研发的《蓝月传奇》。

 

为了更加精准地给自家产品投放广告,贪玩游戏平台给《蓝月传奇》打上“贪玩”的印记,之前的“贪玩传世”、“贪玩赤月”等亦是如此。

不过归根结底,《贪玩蓝月》的主要游戏背景还是来自于经典游戏《传奇》,相比之下,虽然有所改动,但并未跳出基本范畴。

2001盛大代理了韩国WEMADE Entertainment发行的《热血传奇》,2003年盛大自主开发了改良版的《传奇世界》。

从时间线上来说看,这两款游戏出现的时间点刚好处在中国互联网普及的时代。或许近几年,我们在网吧曾看到过“全民峡谷”、“全民吃鸡”、“全民下棋”的盛况,但在那个年代《传奇》标志着中国网游全面爆发的里程碑。

 

与现在所谓的“一刀999”、“挂机回收装备”不同,当年《传奇》采用点卡制,升级无比困难、装备较为稀有。

不过二者也有相似的地方,玩家PK死亡会掉装备的设定,依旧虐心。虽然在现在看来没什么,但在那个年代无疑是极具吸引力的。

好景不长,随着外挂和私服的盛行,原版《传奇》逐渐衰落。私服免费游戏,降低了升级和装备获取难度,靠GM在游戏内销售装备赚钱。百因必有果,最后私服也没有逃脱外挂的“制裁”,传奇最终变成了全民挂机游戏。

吊诡的是,玩家们也慢慢接受了挂机设定,直至今日包括传奇在内的游戏,内挂成为了常见的系统设置。

时光荏苒,当年那批传奇玩家早已进入中年油腻期,大多数已成家立业,经济上也没有了太多压力。《贪玩蓝月》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或许只是某个娱乐段子,但对他们来说更像是对青春的致意。

 

在笔者看来,恺英网络和贪玩游戏不遗余力的推出各种传奇游戏,邀请不同的明星代言,看中的便是那批已入中年油腻期的传奇老玩家在游戏中的支付能力。

玩家、形象、内容三定位营销

从渣渣辉到谢霆锋,近些年贪玩游戏始终在挑选代言人方面为网友带来“惊喜”,除了孙红雷、古天乐、甄子丹等国内明星外,贪玩传奇代言人也曾破圈至国外。

2019年11月22日,前英格兰足球队长迈克尔·欧文手持屠龙宝刀加入《贪玩蓝月》兄弟团,仅仅一张摆拍照片风驰云卷般席卷了整个互联网。包括微博、虎扑、知乎等社交媒体在内,该事件相继登上各社交媒体热搜。

 

纵观贪玩游戏一系列的明星代言,我们可以从玩家定位、形象定位和内容定位三个方面了解贪玩的广告营销艺术。

《传奇》作为一款经典游戏,2001年初入中国,正值中国互联网兴起发展阶段。正如笔者之前所说,当时的玩家主要为75后、80后群体,而当下,这批老玩家已步入中年期。

据相关数据统计显示,2017年页游玩家的年龄分布中,30—39岁占54%,其次是40—49岁玩家。他们大多为中小城市的白领阶层,要兼顾家庭和工作并无太多时间,对于游戏的选择更偏向于操作简单、可挂机类,但有一定的消费能力。

贪玩游戏成立于2015年,是一家主推页游的游戏平台,曾代理的产品包括《传奇盛世》、《传奇世界》、《蓝月传奇》等多款传奇类游戏。从用户画像来说,贪玩定位的玩家正是处于中年阶段的《传奇》老玩家。

 

在形象定位上,贪玩在为运营的《传奇》类游戏选择代言人设有一定的共性要素,包括时间性(年龄段)和形象性(多为硬汉人设)。

例如古天乐、张家辉代言的是《贪玩蓝月传奇》,陈小春、刘烨代言的是《贪玩传奇世界》,吴镇宇代言的是《贪玩传奇盛世》。这些代言人主要都是对70、80甚至90后有着深刻影响的明星,多以硬汉角色示外。

 

甚至包括贪玩传奇兄弟团的国外成员足球明星欧文,曾荣获英超历史上最年轻的金靴得主、最年轻的上场国脚与最年轻的进球国脚等诸多荣誉,为广大80后球迷所熟悉。

外媒也曾提及,欧文的粉丝群体多为30-50之间的男性用户,这与贪玩游戏目标用户的画像十分接近。

当玩家定位、形象定位都明确的情况下,如何让自己的游戏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,内容定位成为了关键因素。

早期,贪玩在内容层面主要以洗脑标语为主,例如港式普通话的“大嘎好,我系轱天乐,我系渣渣辉!”,在打出正版传奇的旗帜和贪玩印记同时,脍炙人口+洗脑的代言标语无疑在各大媒体网站的传播下,如同泥石流般砸进用户的大脑。

此外,根据不同代言人的荧幕形象,制造不同类型的传奇标语。好比以“叶问宗师”形象闻名的甄子丹——真男人,甄传奇;四大天王之一的郭富城——天王爱上屠龙刀;多次跨行的谢霆锋——传奇人生,谁与争锋等。

 

从目前来讲,打造人设+洗脑的《传奇》传播内容,贪玩走的第一步无疑是成功的。在正名真传奇的同时,利用明星影响力提升游戏知名度。不过这只是贪玩的内容传播的第一步。

第二步,贪玩需要为《传奇》注入新鲜血液,这次的对象是90后甚至00后。

贪玩抓住普通人想一夜暴富的心理,强调装备回收概念,大量投放虚假包装信息。比如“90后打工仔组队张家辉月入百万”、“少年组队吴京月入百万”等。

 

只要大众愿意吐槽、调侃这款游戏,那这些素材总能传播到更广泛的地方,最终影响它的目标用户。尽管有网友将这些虚假信息整理成段子,反过来嘲讽贪玩,但在一定层面上也为贪玩传奇游戏形成二次传播。

毕竟有讨论就有流量,而贪玩对于内容传播策略不止于此。

2019年,贪玩与国产硬科幻电影《流浪地球》达成合作,贪玩试图从其他领域进行突破。

贪玩利用所拥有的庞大线上玩家群体、百万级别的新媒体资源以及线上线下的媒体渠道,帮助《流浪地球》进行宣传。通过上述联动,助其有效并准确地触达玩家群体,使电影在贪玩游戏平台乃至线上渠道上得到最有效、最大化的宣发。

一路走来,贪玩从玩家定位、形象定位和内容定位三个方面为传奇游戏打造广告营销策略。

从早期的盲目洗脑引发用户抵触心理,随后进入主动制造和运维话题,贪玩不断演变策略打法以稳固品牌形象。

不过也有玩家或网民好奇,不遗余力推出的传奇游戏真的能给厂商带来收益吗?

从数据上看,2018年《贪玩蓝月》最高月流水为2亿元,截止2018年12月31日累计月流水达到32亿元。

江西贪玩信息技术公司目前网页版游戏拥有1亿注册用户,游戏平台月收入破1.5亿元,全年营业收入达40亿元,年纳税预计4000万元,靠着网页游戏竟然有如此收入,这超出了许多玩家的想象。

或许正如那位知乎网友所说:“先问是不是,再问为什么。研究一个产品首先要搞清楚这个产品的目标用户。”

《贪玩蓝月》的目标用户或许不是你我这样的年轻人,真正的玩家可能就是你身边那些不刷微博、不看直播、不写知乎的中年大叔们。

这是典型的幸存者偏差,让人觉得没人玩《贪玩蓝月》。

对于贪玩《传奇》系列,不知道你又是怎样看待的呢?

来源:竞核

1
3